老回,跟三星死磕的中国消费者

文章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husky0708

当听见法官说“由因原、被告对于本案的事实部分没有争议,关于事实部分请原、被告拿到判决书后予以确认,现在先就双方争议较大的法院认为部分直接宣判”时就有不好的预感,我猜到判决书中的法院主动让媒体拍摄的判决与故意未当庭宣读的部分必定是割裂且经不起推敲的。

而在这之前,从5月14日下午第三次开庭末尾宣布闭庭以来等待宣判的193天里我一直坚信会胜诉。因为一、二、三次开庭以来三星所有证据、论据论点,都被我和林翔律师在法庭上见招拆招。

我曾是如此坚定的相信只要在事实、证据、逻辑、法理上无懈可击,我就是无敌的。

我万万没想到他们连演都不演。

大概九月左右,因民诉法里的审限临近,我到法院找法官问进度。法官说因这个案子可能带来的后续影响巨大,判决书上的每个字都要仔细斟酌,写判决时十分谨慎。她还说光事实部分已写了6页(常识:一页约600字)还没写完,我表示理解,但希望还是能尽快宣判。

法官还说中院批准审限至10月30日,在这之后还得专门开庭为了安排媒体拍摄得排个更大的法庭,所以可能还得稍晚,我表示理解。

当11月23日我按照传票进入法庭时发现所谓安排更大法庭的超审限解释纯属扯淡。和之前一二三次开庭一样的法庭,只不过吊顶处空调漏水腐烂的部分更大了。

2016年11月17日以销售方京东网站的地方公司工商公示信息所在地黄浦区起诉,被三星以管辖异议为由拖到2017年7月9日才移送至越秀法院立案。按照民诉法有关规定,普通程序审限6个月,之后以案情复杂为由又经本院院长批准延期半年,也就是到2018年7月9日下班前应当宣判。后法院又上报中院继续延长审限,由中院院长签字批准审限延长至2018年10月30日。

开庭前一周,11月16日周五,因第三次开庭末尾宣布闭庭后半年仍未宣判,早已超过法律中所规定的最后审限,判决时间一拖再拖。在致电书记员,以民诉法等规定为论询问宣判计划时被回了句“那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之后,我向法院信访部门进行了投诉。

之后再一个工作日11月19日,书记员致电我的律师让我们来领传票。

宣判后的第二天,在“始终觉得除了你自己自信满满,社会有社会的规则,不是满腔热血极端民族主义就可以胜利”与“你懂个屁”后,三年的感情暴毙。

事故发生以来的近800天我们共同经历了太多。自认待她不薄,未做到无微不至,起码已给了她最好的自己。本以为换不来的理解只是时间问题,直到这一刻才知道是努力的方向不对,我放弃。

事故发生前的几个月,在某消费类电子产品大型跨国公司的二线职位面试中面试官问我“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当时脑子一抽“我希望世界变得更好”。现在还清楚记得面试官一脸诧异的表情,让我详细说说,我说“我希望周围的人能因我的存在变得更快乐”。面试官露出了认可的笑容,最终我拿到了邀约。

因本市扩张计划收缩,HR说如我愿到隔壁城市任职即可马上安排。我不愿与她分离,婉拒了。HR让我再等几个月。

当时iPhone新款发布后令人惊艳的拍照效果,自发布会后我便期待购入新款iPhone 7Plus,钢琴黑的。拍照好,外观漂亮,系统省心,就是我理想中的新手机。

谁知首发没抢到,黄牛又加价太狠。随后在众多Note7海外炸机的新闻中,我的注意力被Note7出色的拍照能力所吸引。

玩儿了十几年新潮数码玩具,骚包的心止不住。看到国内两起事故都是由外部加热所导致的新闻与公告之后,出于“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我相信了三星“9月1日起在中国市场正式发售的国行版本,由于采用了不同的电池供应商,而不在此次更换范畴,中国消费者可以放心购买。”

“三星电子将持续履行“做中国人民喜爱的企业,贡献于中国社会的企业”的承诺,继续秉持质量和服务第一的信念,为消费者带来最佳的产品和体验。”

“我们再次重申,自9月1日起在中国市场发售的Galaxy Note7国行版本,由于采用了不同的电池供应商,而不在此次更换范畴,可放心购买及使用。”

“就中国媒体报道的事件,我们通过三星电子研究所、品质检测部门对该产品进行了详细分析,检测结果显示该产品损坏是因外部加热导致”的系列公告。

毕竟作为数码产品老玩家,亲历过Sony CCD缺陷召回、Sony 电池缺陷召回、NVIDIA GPU缺陷召回,我认为只要厂家主动肩负起应有的责任,消费类电子产品生产过程中存在缺陷并不算新鲜事。

2016年9月25日凌晨,大概睡前水喝多了,我起床尿尿,再躺下时拿起手机打开京东app发现缺货几日的自营星耀黑Note7有货了。不假思索果断下单,当天下午5点14我签收了这台神奇的手机。

第二天,9月26日早晨6点11分,这台Note7炸了。

第一时间我联系了三星客服,当天下午三星派售后专员黄先生来到我家记录情况,我对他说三星应立即停售有隐患的产品或告知公众这起事故的发生并开展调查。当时黄先生与三星上级几次电话沟通,最终还是未同意与我共同检测手机事故原因。临走前,我告诉他于情于理我都有义务告知公众,我将事故图发在了微博上。

随后微博疯传,开始有媒体联系我想采访事故细节。我不允许媒体刊登我的全名,也不希望媒体上门采访,跟记者说可以录音用来整理稿件但别直接使用我的原声(除广播电台,因为他们没法发图)。当时我认为只是件趣事,并不希望因此过多干扰本来的生活。

晚饭后某记者联系我,说想从深圳打车到广州拍摄事故现场,见如此诚意我便同意了。下楼接记者时我还在超市买了瓶啤酒,为了玩儿梗。

毕竟炸机与啤酒更配。


标签: note7爆炸, 三星手机自燃, 老回起诉三星

仅有一条评论

  1. 欧文斯好友 欧文斯   Windows 10 Windows 10   Google Chrome  Google Chrome

    一脸懵逼......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