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丨以组织的名义

今年4月17日,是医生谭秦东出狱两周年的日子。那天他发了一条朋友圈:

自由两周年纪念,感谢万千朋友的帮助。

两年多前,憨厚的谭医生写文章质疑鸿茅药酒的安全性,内蒙古凉城警方千里迢迢从广东把他请回内蒙喝茶。

看守所里的茶,谭医生一连喝了97天,直接喝出了PTSD。

谭医生和我说,现在的他每天看书、写文章、礼佛。他也发很多很多的朋友圈,偶尔会搬出世界卫生组织的言论,劝诫网友们不要爱上喝酒:

对于不同意见,可以争论,切忌上纲上线。

当年给谭医生上纲上线的鸿茅药酒,这两年过得不错。他们重新上了地方电视台,入选了国家媒体的民族品牌工程,甚至被中药协会评为2019年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广告文案也变成了:

喝鸿茅药酒,相信中药的力量。

中药协会是个好组织,归真堂、鸿茅药酒、步长制药、康美药业、绿谷制药,这几年让你印象深刻的中药力量,基本上都是组织的成员。

会长房书亭从当选会长那天起,就让会员们感受到了春天的温暖。中药力量被大众质疑比较多,房会长一直奔波在替各种辩解现场,反复给大众普及过去不诚信的企业也可以现在变得诚信这个理念。

2012年,活熊取胆的归真堂准备上市,房会长站出来告诉记者们,取胆汁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简单、自然、无痛:

完了之后,熊就痛痛快快出去玩儿了。

中药协的会员年费从5000到3万不等。除了这些,还有庞杂的捐赠、会议、评奖甚至和行业生产标准挂钩的“咨询费”。

当年记者们问房会长,是不是因为归真堂是组织的人你才这么护犊子。房会长大手一挥:不是,我们不会为了某个企业争取利益。

几个小时后,中药协回复媒体们:

归真堂是会员,会长记错了。

其实房会长说得很有道理,你们又不是组织的熊,怎么知道它不痛快。

一、

1989年,4岁的徐迅跟随父母前往美国,为了尽快在美国立足,一家人都很努力,小徐迅就经常和妈妈一起在餐馆刷碗。

徐迅是个聪明孩子,大学期间,他利用美国近9成餐馆不送餐这个空隙,创立了自己的外卖生意,后来发展为美国最大的外卖平台DoorDash。

美国的外卖平台向饭店收取的费用包括配送费、基础佣金和推广费,外卖员把餐交到顾客手上时,还会有15%的小费。

所以美国朋友们吃个外卖,有一半的钱和吃什么没有关系。最近一段时间,平台、饭店、顾客之间的平衡被新冠肺炎打破了。

疫情期间收这么高的佣金,不是给敌对势力递筷子吗?

美国一些地方政府站了出来,要求平台们把佣金从50%降到15%以下。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中国。

前段时间,广东省餐饮服务协会公布了一封盖着30多个鲜红印章的联名函,指责某外卖平台佣金收得高,新进平台的饭店竟然要付20多个百分点的佣金,而且,

疫情期间仍不收手。

美国网友们发现,政府降低外卖平台佣金后,因为没有人送外卖了,不少餐馆歇业,自己点的外卖送达时间也越来越慢。于是大家在社交媒体上把政府喷成了筛子。

和美国网友们发愁下顿吃什么不一样,中国网友们发愁的是:

我们到底该骂谁?

疫情期间,外卖平台在中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很多家庭一日三餐和生鲜食品配送的担子都在骑手们身上,不能堂食的很多中小餐馆也越来越依赖外卖平台。

而且,平台15%-20%的佣金率在世界范围内也不算高,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做得无可指摘。

很多人都觉得广东省餐饮服务协会降低商户佣金5%这项普惠需求提得很好,但很少有人把联名函读到最后,那里隐藏了最核心的诉求:

重点扶持广东百强餐饮企业、钻石酒家企业、米其林餐厅及广东省、市、区餐饮协会会员企业。

广东省餐饮服务协会虽然不是政府组织,但会员资格也是明码标价的。每年的会员费从1000到15000,还有特别会费1到8万不等,可谓是丰俭由人。

某平台上那些沙县小吃,大家鸡排,兽爷煎饼能不能付得起这些会费兽爷不知道,但需要重点扶持的百强餐饮企业、钻石酒家、米其林餐厅肯定付得起,广东省、市、区餐饮协会会员企业更不用说了,他们已经付过了。

疫情之前他们是看不上外卖平台的,毕竟客单价40元左右只能在这些饭店里喝一杯酸酸的柠檬水。

二、

2012年,南方周末曝光了世界奢侈品协会。这个注册在境外的协会,通过发布大量标题党的报告制造影响力。他们对外称是非营利组织,但一直在敛财。

中国的各种山寨协会自此浮出水面。他们往往通过收取会员费、搞评选颁奖收钱。这些协会的名字,往往被私营小老板当成后缀印在名片上。有些斜杠老板协会身份之多,一张名片印不完,还要折页印两张。

刚来北京练摊的时候,我会被这些人显赫头衔震惊到,有些头衔厉害到地球人看不懂了。摆了几年摊后,我才明白一件事,那些名片里各种协会头衔非常多的、一个月23天都在饭局上的、总说我认识谁谁谁的、动辄就说钱不是问题的,大概率是骗子。

后来民政部设立了曝光台,陆续公布了1000多家“离岸社团”,山寨协会得到了一些净化。但有件事情大家忽视了,所有山寨协会的问题,都是从正规协会那遗传过来的。

去年1月包叔写过一篇文章《亩产又万斤》,说北京中房研协做的2018年房企销售额榜单上,一家2017年销售额79亿的房企佳源,被拔高到875亿。另一家上市平台销售额才28亿的福晟,榜单销售额竟然是621亿。

中房研协是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和代理公司易居合资成立公司,主要模式就是向地产商卖排行榜。你只要花几百万,就能获得销售额乃至排名在榜单上的增加。地产业最正规、最权威的协会,果然不吝啬用公章背书,和易居一起帮房企成长。

2018年获得了榜单加持的福晟,2019年差点破产,后来卖给了世茂,股价只剩9分钱,数百名跟投员工被套。另一个被加持的佳源,股价也精壮得只有去年年初的零头。

至于广东省餐饮服务协会,会长叫谭海城,90年代起就在广东各地围绕餐饮行业展开了自己的商业布局。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这次广东省餐饮服务协会的联名函里有30多个各类协会的公章,声势如此壮大。

广东省社会组织总会曾经是官办机构,2014年与行政机关脱钩,但还是很多行业组织的娘家。和广东省社会组织总会有实在亲戚的谭海城说过:“行业协会无官无权,人家企业凭什么信任你?”

对于凭什么这个问题,《亮剑》里楚云飞也问过李云龙,老李嘿嘿一乐说,很简单:

凭的是对手不知道我的厉害!

1925年,诗人军阀张宗昌与朋友闲谈,一人递名片求见。张宗昌命令手下把他枪毙了。朋友惊问为什么杀他,张宗昌答:

那人名片上光各种头衔就列了十几条,足见他绝不是什么好人。

三、

最近,很多人因为新冠疫情肆虐失去了工作,大家不约而同选择去做外卖员。

美国网友们见过的外卖员有园艺师,珠宝店主,甚至哈里王子。他和自己的妻子,带着保安团队,开着两辆SUV,送起了外卖。

《新乡时报》写了一个故事,疫情中的脱衣舞俱乐部被迫停业,年轻姑娘们开始在店里做食品送外卖。她们的生意非常火爆,从早上七点一直忙到凌晨一点,送餐费30美元起跳。

你包叔专门在美国的点评网站看了客户评价,有一条写得非常有意思:

年轻真好。她们帮我找回了曾经的骄傲。

在中国,很多骑手都是兼职。据说有个90后设计师放弃四万月薪改送饿了么外卖,最后脂肪肝都跑没了。还有不少自媒体博主下班都去做外卖。这一点我是可以作证了,看到一些自拍网站上出现了很多穿黄色骑手制服为主角的电影后,包叔也去跑外卖了。

但保障一个国家的城市生活服务系统正常运转,不能只靠大家的兴趣爱好。

中国有800万外卖骑手,能让他们养家糊口,并且在任何时候都顶风冒雨急速奔跑,可真是一件难事。这一点,一门心思都在自己会员身上的广东省餐饮服务协会,眼光还是要放高一点的。

疫情阴影下,今年不知道乌镇大会还会不会搞。大前年的乌镇大会,马云在开幕式演讲上讲了一个故事。

一百多年前,富起来的英国人喜欢上了汽车。这种交通工具在当时并不讨喜,马车制造商们联合起来要抵制这种危险的交通工具。

1865年,英国议会通过了《机动车法案》,法案中规定,一辆汽车必须由三人驾驶,其中一个人必须一直走在汽车前面的50米,不断挥动红旗为机动车进行引导。

当时,法案还规定,汽车时速不能超过6.4公里,进城后时速不能超过3.2公里。

这部法案后来被人们称为红旗法案,基本彻底消灭了英国的汽车工业。

新老利益团体冲突的可笑案例,伴生了人类的商业史。比如150年前,美国也有制作灯具、蜡烛的工业主向政府提出,应该重新征收玻璃税、窗户税:

以禁止阳光照入屋内。

时代不一样了,以前蜡烛是用来照明,现在用来发微博,当然还有少数包叔这样的传统人士,用来滴在身上。


标签: 生活


Ad:本站同款香港服务器 2H 1G 20G 400G 2M 最低只需要 ¥40 一月,地址: Pzea(xsx.net)

已有 4 条评论

  1. kison kison   Mac OS X 10.15.4 Mac OS X 10.15.4   Google Chrome  Google Chrome

    最近的疫情可是给国人长脸了,增强民族自信就在此时。

    1. Cyclists站长 Cyclists   Windows XP Windows XP   Google Chrome  Google Chrome

      是的,美国连作业都抄不好,哈哈

  2. 汝者非鱼 汝者非鱼   Windows 10 Windows 10   Google Chrome  Google Chrome

    李文亮死时,我不知为何而痛,但泪水止流不住,我第一次开始怀疑这个国家,我不相信封建社会被推翻了,我只知道社会变了一个活法。

    1. Cyclists站长 Cyclists   Windows XP Windows XP   Google Chrome  Google Chrome

      当一个吹哨人被打压,还有千千万个吹哨人...
      怕的就是麻木!

添加新评论